第四十一章、情花对诗

《编舟记》电影剧本 文/[日本]渡边谦作 译/徐怡秋 1.影片标题
2.玄武书房外观,1995年 3.同上景,大厅~通往旧馆的通道~旧馆
气宇轩昂的员工在现代化的大楼里川流不息。
角落里摆着一块告示牌,上面写着“←旧馆仓库辞典编辑部&rdquo

房中摆设也很讲究,室中满是些盆栽花卉,他来到一盆牡丹花旁,看着那美丽迷人的牡丹花,心中是何等的快意。

《编舟记》电影剧本 文/[日本]渡边谦作 译/徐怡秋 1.影片标题
2.玄武书房外观,1995年 3.同上景,大厅~通往旧馆的通道~旧馆
气宇轩昂的员工在现代化的大楼里川流不息。
角落里摆着一块告示牌,上面写着“←旧馆仓库辞典编辑部”。
箭头前方,正在光线昏暗的通道上行走的人是松本朋佑。
方才的现代化气息已经一扫而光,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旧馆。
4.同上景,辞典编辑部 旧馆内部一派陈旧的景象。 松本:你一定要辞职吗?
松本对面站着的是荒木公平。 荒木:真是万分抱歉。
松木:没有了你,我就没法再编辞典了。
荒木:我太太她身体一直不太好,我想至少退休后一定要多陪陪她。
松本默不作声,表情严肃。 佐佐木薰若无其事地过来换了杯茶。
西冈正志在一旁偷偷地窥探着两个人。 荒木:今后您就把西冈当成您的左右手……
西冈:您先等等。就我一个人吗? 松本:西冈,请你解释一下“右”这个词。
西冈:啊?您是说右手的右吗? 松本:是的。 荒木充满期待地望着西冈。
西冈:右。哎呀……真是的,这太难了。
他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右手,怎么也想不出答案。 西冈:哎呀,我的指甲长了。
松本望了望失望至极的荒木。
荒木:我知道了。退休前我一定会找到一个替代我的人。
松本:我觉得不会再有像你一样的编辑了。
荒木:不会的。我一定会给您找一个人来的。 5.玄武书房杂志编辑部~通道
荒木抓住一个年轻的编辑。 荒木:你能解释一下“右”这个词吗? 编辑:啊?
荒木:就是左右的右。 编辑:那个,我现在有点儿忙,您还是找别人问问吧。
年轻的编辑一脸不耐烦地走了。 这一幕被后面的村越局长看了个正着。
村越:荒木先生。 荒木:村越局长。 村越:禅问答结束了吗? 荒木:嗯,嗯。
荒木似乎怕被别人抓住把柄一样,夺路而走。
村越:解释“右”这个词真的那么重要吗?就算解释不出来也能编书的吧?
荒木:对于编辑辞典来说,这个能力非常重要。
村越:是辞典啊。对了,你八月份就要退休了吧? 荒木:局长,拜托您一件事。
村越:什么事? 荒木:能不能请您调一位优秀的人才到辞典编辑部来?
村越:是要顶替你的职位吗? 荒木:是的。
村越:哎呀,我们这儿可没有能够顶替你的人才啊。
荒木:您千万别这么说,拜托您了。
村越:再说,现在都没有人想要编辞典了吧? 荒木紧咬牙关。
村越:算了,反正要是真有这样的怪人,肯定工作得也不怎么样,随便你把他带到哪个部门都无所谓啦。
村越面带冷笑地走远了。 6.同上景,员工食堂 荒木和西冈正在同桌共进午餐。
荒木:怎么样?找到人没有?
西冈:看来辞典还真是不受待见啊。好多人都奇怪,咱们玄武书房居然还编辞典!好像大部分的人都以为旧馆就只是个仓库而已,就算是知道有辞典编辑部的人也都说编辞典太无聊了,根本没有出头之日。真是气死我了。
荒木:你有没有狠狠地回敬他们两句? 西冈:没有,我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荒木深深地叹了口气,站起身还餐具。 三好丽美坐到了空位上。
丽美:阿正,他跟你发脾气啦?
西冈:别烦了!不是告诉你在公司里要保持距离吗?
丽美:有什么关系的嘛!对了,你们还在找人吗? 西冈:是啊。
丽美:那边那个,那是我们部门的,是不是很像编辞典的?
丽美用手指着的是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看书的马缔光也。
西冈:嗯,有点儿宅男的味道啊。
丽美:可不是,他可是个怪人。听说研究生读的是语言学。不过他一点儿也不适合跑业务,你快把他带走编辞典吧。
西冈:我们那儿可不是保健站。 马缔看书看得入了迷,饭吃得乱七八糟的。
7.书店 马缔对着采购负责人深深地鞠了一躬。 马缔:那,那个……
负责人:哎呀,不行啊,要把你们那些书都摆在这儿是不可能的。
马缔:那……那个。 负责人:什么? 马缔:那…… 负责人:啊?什么?
马缔:……拜托您了。 负责人:哎呀,不是跟你说了吗,不可能的。 马缔:那……
8.早云庄前面的坡道,晚上
马缔手里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,一脸疲惫地走了过来。 9.早云庄,玄关,晚上
刚进门的马缔坐在门口的地板上,正在解鞋带,竹婆婆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竹婆婆:你回来了,小光。 马缔:我回来了。
楼梯旁边是长长的走廊,南面并列着四扇门,对面方向从里到外分别是厕所、浴室和水房。玄关里挂着一座摆钟,还有一部电话。
马缔:对了。 竹婆婆:哎哟,是房租啊。谢谢你喽。
竹婆婆数了数信封里的钞票,然后惯例似的抽出来几张要还给马缔。
马缔:不行。您已经让我一个人随便使用这里的房间了。 竹婆婆:不可以的。
她硬是把钞票塞进了马缔的口袋。 马缔:啊~ 10.同上景,书库,晚上
墙壁、地面、窗户,整个房间全都被各式书籍塞得满满的。
马缔正在书架前选书,水房里传来微波炉的声音。 11.同上景,走廊~水房,晚上
马缔从玄关旁边的第一间房里走出来,手上拿着挑好的书。他从水房的微波炉里取出便当。
然后拿着书和便当走进书库旁边的房间。 12.同上景,马缔的房间,晚上
房间里除了一个矮书桌和被褥以外,依旧堆满了书架。
马缔坐在被子上,一边吃便当,一边翻翻辞典看着书。
窗外传来小猫的叫声,马缔推开窗,一只小猫迅速地钻进屋来。
马缔:你回来啦,小虎。 13.玄武书房第一营业部 马缔正在认真地整理书架。
荒木和西冈从角落里探出头。 荒木:是他吗? 西冈:嗯。
上司:喂,马缔君,过来一下。 听到上司的招呼声后,西冈望了望对面的马缔,
西冈呢吧?居然被人起了这么个绰号,他是得有多认真啊!
荒木:不认真的人是编不了辞典的。 马缔来到上司身旁。
上司:昨天那个书店你跑得怎么样了? 马缔:那个……
上司:还是不行吗?不是告诉你一定要拿下的吗?哎,算了。
马缔无精打采地回到书架旁。 西冈:把他叫过来吗?
荒木点了点头,西冈向丽美招了招手。 丽美:啊,西冈先生啊。
西冈:三好小姐,帮我把他叫过来好吗? 丽美:好的。马缔~君。
马缔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身子一颤。 ×××
马缔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:第一营业部马缔光也。
西冈:马缔光也,原来这是你的本名啊。 马缔呆站在一旁,完全搞不清状况。
荒木:马缔君,听说你研究生念的是语言学专业。 马缔:是的。
荒木: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“右”这个词。 马缔:是右吗? 荒木和西冈:……
马缔一边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,一边用手比划出拿筷子的姿势,然后又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,接着又把两只手伸出来进行比较,就这样不停地思索着。
马缔:什么,你说什么? 马缔:面向西面的时候……
说着,马缔将右手指向荒木那边。 荒木大吃一惊!!
马缔:相当于北侧的一方,就是右。
荒木(下意识地轻轻拍了拍伸到自己面前的马缔的手掌):嗯。
马缔:另外,还有保守思想也被称作右……

当他向花架里一瞧,在花架上,摆放着一本册子,他好奇的打开翻开,不觉惊住了,原来里面既非山水,也无花草,是一本“春香花郁图”,并且还相继赋诗:

当他翻开第一张,那上面有许多鲜艳盛开的牡丹花,在牡丹花中,有一位赤身玉女,正展露在牡丹花中,那姿态美丽极了。

娇美玉身如剔透,花露鲜美醉佳人,牡丹花美人更美,吾心情寄花中人。

他又翻开第二张,更是艳美如情。有一位光洁的玉女,象一股温柔的清泉,流荡在荷花中,她那滑润的肌体,在水珠的亲吻下,是那般的富有春情。

她手持一朵玫瑰,象渴望爱情的处女,在祈祷上天的恩赐。

荷花枉自情门开,定有玉女出门来,手持荷花心已去,魂梦凋落出情怀。博斌越看越心动,他看了一张又一张,后又停留在后第二张上,那上面有一方池塘,池塘里荷花盛开,有一位男子正搂抱着一位妙龄玉女,他们赤身裸体,那男士手抚她丰润的光臀,女士头向上仰,他那唇吻着她的脖颈,象是在尝受男人给她的痴爱。

根并荷花一茎香,插芯探柳出墙来,玉香润露花一色,缘定乾坤梦呓长。

博斌看完册子,心中不觉一阵激荡,那画欲的芬芳,鲜花馥郁,异草芬芳,真是让他心动。

他不知是真还是梦,便魂不守舍从房间里走出,来到花园中。

突然,从不远处传来一位女子吟诗的声音,她吟道:

梅花艳香心仪开,唯有少女抒情怀。

晓问梅花情何处,不见郎君心不才。

博斌顺着声音寻去,发现是龙梅正手抚梅花,在自吟自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博斌因为太钟情于龙梅,整天魂不守舍,象一个痴情者,一刻也离不开她的影踪,他的仆人看他这个样子,就为他整理一切。

这一天,博斌想起身解开怀整理一下衣服。她过来给他系裤带时,刚伸手到他大腿处,只觉冷冰粘湿的一片,吓得忙退回手来,问:

吾心情寄花中人,旧馆仓库辞典编辑部&rdquo。博斌红了脸,把他的手一捻,似本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比博斌大几岁,她知道这是怎么的了,她看他是泄了精,心中便觉察一半,不觉把个粉脸羞得绯红,再也不好问了。她仍旧给他整理衣裳,任他的精液粘在手上,还是装作视而不见。

“好姐姐,千万别和人说,就你一个人知道。”

仆人也含着羞,悄悄的笑问道:

“你为什么—————-”

说到这里,把腿又往四下瞧了樵,才问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