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羲之(303年—361年,一作321年—379年),字逸少,汉族,东晋时期着名书法家,有“书圣”之称。琅琊人,后迁会稽山阴,晚年隐居剡县金庭。王羲之历任秘书郞、宁远将军、江州刺史,后为会稽内史,领右将军。其书法兼善隶、草、楷、行各体,精研体势,心摹手追,广采众长,备精诸体,冶于一炉,摆脱了汉魏笔风,自成一家,影响深远。风格平和自然,笔势委婉含蓄,遒美健秀。王羲之代表作《兰亭序》被誉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在书法史上,他与其子王献之合称为“二王”。1、人品清于在山水,天怀畅若当风兰。2、人品若山极崇峻,情怀与水同清幽。3、每临大事有静气,不信今时无古贤。4、少言不生闲气,静修可致永年。5、风竹引天乐,林亭集古香。6、文品极于古,清言足可听。7、风和春日永,水映暮山清。8、大水流为九曲,春风又是一年。9、作文当有清气,临事终期虚怀。10、幽兰间修竹,流水抱春山。11、惠日朗虚室,清风怀古人。12、极陈万言古今尽,俯视一气于地同。13、怀若竹虚临曲水,气犹兰静在春风。14、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。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15、虚竹幽兰生静气,和风朗日喻天怀。16、得山水清气,极天地大观。17、惠风和畅骋怀日,天朗气清俯仰时。18、文人天趣清犹水,贤者风期静若兰。19、知足一生得自在,静观万类无人为。20、山静兰初放,亭幽竹与清。21、有水有山有林亭映带左右,可觞可咏可丝怀抱古今。22、宇宙静无事,山林大有人。23、室在山林乐,人同天地春。24、观水得其趣,临文畅所言。25、清犹临川竹,惠若当风兰。26、游目骋怀此地有崇山峻岭,仰观俯察是日也天朗气清。27、幽怀得春气,修竹引清风。28、斯文在天地,至乐寄山林。29、羲之顿首,丧乱之极,先墓再离荼毒,追惟酷甚,号慕摧绝,痛贯心肝,痛当奈何奈何!虽即修复,未获奔驰,哀毒益深,奈何奈何!临纸感哽,不知何言!羲之顿首顿首。

关就等着炎凉一离开,马上上前,道:“梁总,XX医院那边出了点事情,白小姐的病例现在已经不在XX医院了……”
梁希城正好坐在了大班椅上,闻言倏地抬起头来,拧眉,“不在医院?病例呢?”
关就面露难色,第一次在梁希城面前吞吞吐吐,竟半天不吱声。
梁希城手中的钢笔啪一声就直接摔在了文件夹上,他的声音更是低沉了几分,“你什么时候在我面前还学会吞吞吐吐了?你知道我不喜欢的就是这种,说!”
关就呼吸一窒,他能够感觉到梁希城眼底那种阴鸷,市委大楼竞标的事情让他非常不悦,分明是信誓旦旦要拿下的项目,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结果却搞成他们主动弃权。
梁希城这个在商场上向来说一不二的成功商人,面对这样的事情,哪里会做到真的无动于衷?
今天这个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设计图被偷的人是白炎凉的话,换做任何一个人,恐怕现在都已经不在EC了……
白炎凉,这个女人,出现在梁总的身边,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……
关就在心中暗暗叹息一声,光是想到刚刚电-话里听说的事情,他就一阵胆战心惊,这个时候自然也不敢再隐瞒着,思忖了片刻,终于说:“梁总,白小姐的病例……已经被梁老爷子拿走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现在梁老爷子应该已经看到了病例,而且……梁家的人都应该已经知道了。”
梁希城两条好看的眉宇似乎是蹙得更紧了,“我爷爷?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要找的病例被我爷爷拿走了?他……认识白炎凉?”
“梁总……白小姐的病例有点特殊。”
“关就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了?直接把话给我说清楚!”
关就抿了抿唇,那枚刚刚炸得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炸弹,这个时候终于还是丢给了梁希城——
“梁总,C大的附属医院就是XX医院,可能梁总您不太清楚,前段时间,梁老爷子亲自去过C大的附属医院演讲,所以和那边的院长关系匪浅。院长知道我要找白小姐地病例,所以就准备拿给我,可是正好今天梁老爷子去XX医院做体检,院长亲自帮他检查的身体,无意间就提起了那份病例。院长以为……以为梁总您知道白小姐的身体情况,所以就忙着恭喜梁老爷子……结果……”
“恭喜?恭喜什么?”
“……梁总。”关就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,终于说:“……XX医院那边的病例显示,白小姐怀孕已两个月。”
…………
好半响都没有任何的反应,关就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梁希城,却是见他整个人直挺挺地坐在那里,仿佛是面无表情的,可是那双深邃的眼眸,却已经完全出卖了他。
那眼底有着太过明显的翻滚情绪,好像是激动的,不敢置信的,又好像是……带着几分挣扎和茫然。
关就有些不太明白,白炎凉……梁总……
这两个人近的关系匪浅他是知道的,可是白炎凉突然有了两个月的身孕,这就是说,她两个月之前就已经……梁总两个月之前好像并不认识她……
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也不可能会是梁总的。 只是……
“你——关就!”梁希城猛地站起身来,突然出声叫他,关就吓了一跳,连忙应了一声,却是听到他一贯浑厚低沉又内敛的嗓音竟带着几分颤音,“……你,确定?”
“我确定。”关就自然不敢又任何的欺瞒,“白小姐的确是怀了两个月的身孕,而且之前她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,医生还特地吩咐她,让她注意休息,因为她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,还有先兆性流产的现象,不过……”
“帮我把下午的会议全部延后!”
关就的话还没有说完,梁希城就已经踢开了大班椅,绕过桌子朝着门口走去。
可是手才一碰到门把,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家人的来电,他都已经调节成特殊的铃声,所以他不得不停下来,拿出手机一看,果然是梁宅的座机。
梁希城的手还握着门把,直接按下了通话键,他还没有开口说话,那头略显苍老的男声就直接说:“给你30分钟,回来,有事问你。”
“父亲……”梁希城刚欲张嘴说什么,电-话那边的梁启成就陡然截断了他后面的话。
“你的助手应该已经告诉你了,那么你也应该知道,现在是什么事情要问你,所以不要在电-话里和我说,你要交代的人也不止我一个,我这个座机没有免提的功能。”
不等梁希城说什么,梁启成就已经挂了电-话。
梁希城收回手机,直接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就走了出去,关就见状,连忙跟了上去,他在电梯门口问梁希城,“梁总,现在是不是回去?”
梁希城有些焦躁地伸手扯了扯衣领,他眸光沉沉地看着电梯的箭头一格一格往上跳着,那红色的箭头,竟好像是成了他的心,一点一点地往上跳着,到了喉咙口,呼之欲出……
“你知道的这件事情,一定要保密。”电梯叮一声,到了他所在的楼层,双门缓缓打开,里面空无一人,梁希城迈开长腿走进去,一手按着电梯门,吩咐电梯外的关就,“还有,让XX医院那边也一样保密,没有我的吩咐,谁都不能透露半点。”
“是。”
“我现在回一趟梁宅,有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我电-话。”梁希城抿唇,手并没有马上放开电梯门,他像是在想什么,光线暗淡的电梯里,他的眼神却是格外的明锐冷静,片刻之后才继续开口,道:“关于竞标的事情,在没有我的吩咐之前,在公司,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实情。”
关就点头领命,梁希城这才放开了电梯门,电梯门缓缓关上,他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,高大的身躯竟然微微一晃,然后倚在了电梯壁上。
他慢慢地松了一口气,伸手拉扯着自己的衣领,抬起眼帘,却是发现对面正好就是一面明亮干净的镜子,镜子里倒影出来的男人,面容俊朗非凡,五官精致,只是两条浓浓的剑眉却好似微蹙着,那张俊美到无懈可击的脸,一贯都不显露山水的俊容,此刻又好像是写着一些太过明显的情绪——
意外的、震惊的、恍惚的、茫然的、似乎还有……激动的。 怀孕了,她……怀孕了?
两个月……她竟然怀孕了,两个月的时间……
他就算是再傻都知道,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,两个月,那么凑巧……她竟然,怀孕了……
梁希城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过,心潮澎湃的好像是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一样,可是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太过不真实,他好像是不敢去触碰,只是那份感觉来的这么强烈又清晰,根本就不容许他躲避半分。
他慢慢地伸手,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按在了自己的眉心上,然后看着镜子里那双深邃的眸子,他清晰地看着眸子里太多复杂的情绪一一消弭,后性感的薄唇却是慢慢地勾起了一个弧度——
怀孕,她怀了他的孩子…… 白炎凉,这一次,你似乎是真的——跑不掉了呢!

时间:2017-07-04 01:36点击: 次来源:好文学作者:佚名评论:- 小 + 大